【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關於鳥到底能不能吃檸檬雪寶

Gust│陣風:

整理記事本的時候發現的,原本想要送給 @荒原列車►eri 當生日賀文,但我實在掰不下去⋯⋯


*Attention


>鄧葛+紐特,但因為一些原因根本不重要


>現代趴囉


>葛林戴華德鳥化


>雖然毫不重要但捏造了忒修斯


>草稿,不會有後續了




OK?GG~chanel~~~~(X)




/




關於鳥到底能不能吃檸檬雪寶




/




紐特覺得新家讓他厭煩極了。




不,斯卡曼德一家的新住處從各種方面看來都能說是棒呆了。這是一間很漂亮的新公寓,有很棒的採光跟父母很滿意的眺望景。不但空間夠大能讓兄弟倆一人有一間自己的小天地,附近的公共設施也很充足,走路去學校甚至用不到十分鐘,公園或球場也近在咫尺,更讓人興奮的是就在他們搬進公寓前一個簇新的游泳池剛剛好開幕。




好吧,起碼這一切讓斯卡曼德兄弟中大的那個非常興奮。




紐特只覺得糟透了,雖然他一句話都沒有說。




他知道父母一直在考慮搬離那棟古老又昂貴的老宅,忒修斯也很贊同。他的兄長總是在說要是他們住的離市中心近一點他該能去多少地方啊。而且都市也會有公園、球場、跟泳池啊。(看!就跟我說的一樣!)但紐特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無比懷念老宅子後方那一片灌木林,還有那裡頭各種小動物們。他想念夏天野草乾燥的氣味,土地柔韌厚實的觸感,還有真正的溪水的冰涼。而不是困在一個方方正正的人工區域裡看自動灑水器按時旋轉。




更何況,忒修斯明明知道他不擅長交新朋友的。




斯卡曼德一家搬到這個街區剛沒多久,學校就開始了新學期的課程。搬家、開學、交新朋友三件事撞在一塊,噩夢程度讓紐特想起了那把燒掉他們家廚房害他不得不來到都市的惡火。他甚至偶爾還會在這個社區裡迷路。但忒修斯已經交上了好幾打朋友。認識他們兄弟倆的人在學校或街上親暱地喊忒修斯兄弟,然後在其他不小心碰上紐特的場合有禮貌地稱他為小斯卡曼德。




紐特真的、真的、很想念他們的老家。






/




忒修斯參加了學校的足球隊,每天都要留下來練習,紐特還沒想好該去哪裡,也許有一些和生物有關的活動可以讓他去晃晃?不管怎樣,紐特暫時都沒辦法跟忒修斯一起回家了。這意味著更多的困惑跟更容易迷路。他不是沒有在記路,只是太容易被路標以外的東西吸引注意力,回過神來已經連自己都不知道身處何處。




就像現在。




他是跟著一個紅髮藍眼的先生到這個地方的。那位先生蓄著不輸長髮的紅色鬍子,鼻樑上架著副有些稀罕的半月型眼鏡,拎著個看起來塞得滿滿的野餐籃,邊角還露出了一點三明治的包裝。但更吸引紐特注意力的是,那位高大的先生的頭頂,怡然自得的頂著一隻、呃、猛禽。




用小紐特的生物學家夢想發誓,那絕對是一只漂亮的蒼鷹。剩下的問題就只有那只蒼鷹究竟是真是假。而讓他有點挫敗的是,他偷偷摸摸地尾行了這麼久,卻還是一點也沒搞清楚。




/




阿不思‧鄧不利多經營著一間複合式的寵物店,專門照顧鳥類、一些他搜集來的有趣植物,還有蓋勒特。




蓋勒特。他吐出這個名字的時候總像是在嘆息。蓋勒特‧葛林戴華德是他的好夥伴、好朋友、甚至是他親密的家人,可絕對不是隻安份乖巧的鳥兒。




啊,蓋勒特是隻蒼鷹,如果他剛剛忘了說明的話。




/




今天的蓋勒特心情看起來不錯,阿不思提議外出的時候他沒怎麼抵抗就站上了飼主的帽頂。雖然阿不思本來預期蓋勒特的台座會是他的防護手套,不過持平而言,蒼鷹今天的表現已經給足面子了。蓋勒特安安份份地窩在人類飼主的頭上,翅膀搧也沒搧端莊安穩足夠騙過路上每一個都市人繁忙的眼睛。




阿不思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小口小口的咬掉五層三明治的邊角。微風翻動著他胸前的餐巾和手上的書頁,也吹拂著他紅色的長髮和蓋勒特帶白黑雜呈的羽毛。他能感受到蓋勒特在自己頭上挪了挪重心,兩隻腳輪流踩踏著飼主可憐的小圓帽。人類和鳥兒不約而同地因為放鬆而瞇起眼睛,蒼鷹甚至伸展翅膀撲了兩下。




「噢!」


「什麼?」


「嘎——」




阿不思被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手一抖三明治裡沾著沙拉醬的番茄切片就啪地一聲跌落在米黃的書頁上。但他甚至沒看一眼就將書攆在一邊。「蓋勒特!」他這麼喊道。




/




沒了



 
评论
热度(10)
  1. 荒原列車►eriGust│陣風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