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狡宜►愚人

CP:狡嚙慎也x宜野座伸元


※2013愚人節 賀文(?)

※其實是 狡→宜(→?)

 

START ↓


    狡嚙一面向惡作劇後硬塞給他花束的二系女同事笑著擺了擺手,一面走回了一系辦公區。

    沿著走廊一路過來前前後後都充斥著厚生省平時不常有的尖叫笑鬧,顯然大家對於如何在四月的第一天玩弄同僚都頗有研究且樂此不疲。

    假告白什麼的...這不是老梗嗎?一面想一面忍不住打量拋玩著手中的花束,前一陣情人節最常見的紅玫瑰依舊盡本份地怒放,在整個沒什麼色彩的辦公空間內顯得有些晃眼。

愚人節...嗎?果然也應該整整同一系的大家吧。啊一定要趁機好好整佐佐山,平日老仗著前輩名義灌輸宜野一些有的沒的知識...這麼想的同時狡嚙便看到自己的舊時同學朝自己走了過來。

迎面走來的宜野座顯然沒看到狡嚙,神色認真的盯著手邊的資料一面快步走著。想叫住對方的狡嚙下意識地便把握有大束玫瑰的那隻手伸了出去,擋在了即將擦肩而過的來人面前。

 

    啊。下意識就...

 

    「狡...?」 宜野座顯然對於眼前的狀況理解不能,有些遲疑的喊了對方。

 

   宜野一臉懵的看著自己詢問...幾乎是鬼使神差地,從以往的良好異性緣下訓練出的、自認對於處理情愛關係算得上是上級者的狡嚙就這麼選了平常絕對不會貿然選取的選項。

 

 

    「...我喜歡你,宜野。」

 

    一脫口而出狡嚙自己也愣到了,然後是長久以來的想法說出口的釋然以及一點點的期待在心底翻騰。

 

    ......

 

    隨之而來的是有些尷尬的沉默...已經在內心暗叫不妙的狡嚙看到了對方在好不容易反應過來後接著便皺著眉遲疑地死盯著花束,幾度欲啟的雙唇始終沒吐出任何隻字片語。

 

    「……」

 

  噗...愚人節快樂。說的同時一把手再往前一推,宜野座的臉便被埋進了艷紅的玫瑰花束裡。

    莫名的被花束攻擊的人隨即掙扎了起來,甩了甩頭髮後終於弄下了一頭的玫瑰花花瓣,宜野座抱怨著然後一把搶過花束試圖攻擊回去,走廊上兩人打鬧的情景就如昔日學生時代般自然。

     覺得差不多有點玩過頭的宜野座首先停止了揮舞方才搶奪過來的花束,然後似乎有些沒轍的輕輕槌在了狡嚙頭上。

 

    「我說你啊,真的很沒有幽默細胞,狡。」

 

    宜也座這麼說道,然後憐憫了一下那已經被搞得有些悽慘的花束後便把它塞還給了狡嚙,並表示還要去送重要的書面資料後便踩著和來時同樣規律的腳步離去。走廊上足音迴盪,地上因剛才打鬧而落下的豔紅殘瓣像是在昭示著什麼一般看上去有些寂寥。

 

    沒有幽默感...嗎?

 

    看著已經至走廊盡頭的背影,剛才那人抱怨的話語在腦中像是被按下重播的音源檔再次響起,狡嚙幾近無聲的笑了出來。

 

 

    或許真的是這樣也說不定。

 

-fin-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