翠星的Gargundia►錢雷►隨打

CP: Chamber x 萊德

※結局後捏造,等OVA打臉(?

※看完突然就很想寫...於是先隨意寫了一點

※補完可能、全文重修可能。人機戀真心美好為什麼沒人寫…還是說是我太不會搜了所以才找不到文...(吃自己種的東西最痛苦了嗚喔喔喔喔各種意義上((倒地求餵食

 

START ↓

 

一.

 

    「那麼今天就先工作到這啦!大家辛苦了!」

    看著即將落入海面的斜陽,皮尼恩一邊呼叫著遣散了跟在他旁邊的工作團隊,讓大家回去休息。

    「皮尼恩也快去休息啦!明明也有把年紀了還在超時工作,晚點菈淇姬又會跑來抓人喔? 」麥塔一邊說著一邊放下板手擦了擦汗,準備收拾回家。

    「喔­--!等我搞明白這裡的原理就回去啦!」

    皮尼恩揮了揮手示意一下之後又繼續埋頭研究從海底打撈上來的遺跡。

    自從雷德找到如何兩全的進出烏賊窩的方法後,打撈工作的質和量就以倍數增長,貝洛絲主導的打撈團所撈上的遺跡品常常就被送到皮尼恩這裡進行檢測和修復。

    雷德各方面的學習能力都很快,原本不會游泳的他也硬是學了起來,操控著打撈機的樣子還頗有一回事;語言方面也能順暢的進行日常對話了,看來即使少了那個鐵皮傢伙,雷德還是活得挺好的。皮尼恩抓起另一把比較細的螺絲起子時心想。

    不過誰都知道雷德這麼拼命的打撈是想撈什麼,即便打撈出多麼稀有的遺跡,雷德通常都只會笑笑表示同樣高興…是的,他終於會笑了,想想剛見面的時候真是怎樣都沒有什麼表情的人。

    艾米一開始發現雷德總算會像一般人那樣笑時很高興,但過一陣子之後她發現除了偶爾展現的笑容,雷德獨自一人的時候更多是另一種表情…並不是一開始見面時的無情緒或拘謹…而是像是缺失了什麼的空虛。後來又觀察了一陣子,艾米總算是明白了過來,在理解了情緒本身的意義之後,體會了喜怒哀樂感情的少年,露出的那個表情大概就是所謂的--寂寞。

 

二.

 

    雷德浮出水面時晚昏的太陽恰好把天空染出了橘紅到粉紫的絢爛,寥寥的海鷗長鳴了幾聲又盤旋而去。上了岸的他被貝洛絲誇讚了一頓,似乎是又打撈出了什麼了不得的新玩意而很興奮。

    下了工後雷徳把打撈用的元博爾停回了機艙,走出來時夜幕也已經拉了下來。往後看去巨大船團上紛紛亮起了點點燈火,幽藍的、昏黃的、亮白的,全都昭示著屬於船上人們的活力,而這又是另一幅讓人讚嘆的景致。然而雷徳看到這景象之後卻突然地想一個人靜靜,於是就就著倉庫外牆坐了下來。

   

    其實打撈上什麼對他而言其實不大重要,從那次遺跡的深處看到了人類血染的歷史,他便不能確定科技、遺跡的發展是否真正得對人類的發展是正面的。他過了太久毫無自發性思考的時間,至少他享受這裡目前的生活現況,海洋、船團、互助的人民、曾經被灌輸是無效率的,也曾經被他視為是落後文明的一切。

    他想撈的想找的也就這麼一件,汪洋之中沉落在深處的,在那次戰鬥後與Stricker一同落入海中的,一直陪伴在他身邊、那個最重要的--的什麼呢。

    雷德被自己的想法愣到了。他差點想接…人,但才驚覺那不過是人工智能。

 

    幾乎從有確切的記憶以來,雷徳便駕著它執行他肅清敵人的任務。

    「我是輔助駕駛啟發的介面系統,我的存在意義就是幫助閣下獲得更多的成果--幫助『你』獲得更多的成果--」

    啊啊…最後一次他終於不再用閣下稱呼我了。

    真的如皮尼恩所說的,就是個鐵皮傢伙。

    而且性格還--很惡劣。攢緊手中那傢伙唯一留下的東西,雷徳把頭埋進了雙膝之間。

 

TBC(?)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