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Joe(特種部隊)►黑白►在那之後

CP:Snake Eyes/Storm Shadow (蛇眼x白幽靈)






※電影 第二集:正面對決 後衍生






START↓










    Snake Eyes是被身上被子的挪動驚醒的。他反射性地摸向枕下的短刀,然後在睜眼看到了捲走被子的元兇是背對著他熟睡的Storm Shadow時才放下了戒備。




    Storm Shadow在極少擁有的深度睡眠時總是蜷縮成蛹狀,像是剛出生的嬰孩一般。那是人在沒有安全感的下意識行為,Snake Eyes明白。沒有人知道離開Arashikage這些年來Storm Shadow確切的經歷過什麼,從Arashikage的預定繼承者變為整個門派認定的叛徒;從一個大家族庇蔭教養的驕子變成流亡在外的浪子亦是罪人。






    Snake Eyes沒有辦法想像這種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能否承受住這一切,他本應一無所有,但Arashikage給了他一個家、甚至可以說是一個新的人生,本來的自己只想著或許某天也會像街頭的其他人一樣因飢餓或疾病死在陰暗的角落然後腐爛、或是被野貓野狗啃食入腹,但多年前下著雨的夜晚他遇上了Storm Shadow。乾淨又漂亮的孩童不如一般人所認為的膽小或弱不禁風,一看到他在廚房便強勢的發起攻擊以至於驚動了其他人。Hard Master收留了他,自己理所當然的感激在心,但他也默默的感謝那時馬上狠狠攻了過來的Storm Shadow,不論全都是巧合或是什麼,沒有他的話那晚自己只會如往昔千百個夜晚一般悄悄了入侵民宅然後再悄悄的龜縮回路邊暗處。






    他改變的他的人生,他亦如此,但卻不是往好的方向。






    他們師父被刺殺時自己沒能完全地相信他,驚愕與太多太多的複雜情緒堵在了剛看到Hard Master屍體的自己面前。他選擇了沉默,不為任何人做出辯解也不發表任何意見。他害怕他脫口而出的東西只是自己的期待,害怕自己是真的被最親近的好友亦兄弟背叛卻不願看清。










    北極冰山下Cobra基地的一戰他對分隔了多年的師兄揮刀,越是打到後來就越難以沉住氣,他清楚的感受到對方也是如此。相互揮刀的時候是他多年來第一次覺得彼此是如此的相近,咫尺劃過臉旁的刀尖還有呼吸的頻率、心搏的跳動和甩落的汗水,兩人明明如此靠近卻又似相隔千里,以命相搏。








    他以為對方的不做解釋是默認,卻沒想到那是無聲的憤怒與失望。當手上的短刃以一個俐落的姿態刺入對方的胸口時,走遍大小戰地的他看著滲血的刀尖第一次覺得鮮血原來是如此的刺目。






    然後他看到那雙漆黑的雙瞳從驚愕中沁出的哀慟。








    他一直以為那雙眸子裏只有寧死不屈的傲慢,但是最後他只看到了純粹的悲傷。




    對方的眼底歸為平靜無波,恰與腳下的洶湧的北太平洋海水形成對比。然後手中的短刃突然被抓著使力,但卻是更深地沒入對方了身體。愣住的那瞬間他錯過了伸出手的時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對方沒入暗黑的冰海中。








    Snake Eyes以為自己不會那麼在意一個家族叛徒的死亡,但是當他收回試圖抓住什麼但已空無一物的手時卻脫力般地跪了下來。之後的日子他甚至在夜裡一直作著同樣的夢,一次次的殺死自己的兄弟,然後一次次從一陣苦澀的情緒中醒來。


    直到後來確認了對方的存活,他才不再夢見同樣的情景。但當一切塵埃落定,他們真正了結了殺害Hard Master的兇手時,他卻也沒有勇氣去留住那一襲白衣,安靜離開的孤狼。他甚至以為再也沒有機會碰到那白色忍者,直到後來陰錯陽差的、對方點頭暫且加入G.I.Joe,他們才有了持續性的接觸。








    Jinx從以前開始就總說自己對她親愛的表哥有過於深刻的執著,Snake Eyes一開始並不以為然,直到他們真正滾上了床單,他難以自抑地親吻著對方因喘息而微張的薄唇時他才想Jinx說的真是一點也沒錯。或許從那時開始自己的這種執著便指向了日後兩人這樣的關係,在無形之間自己對Strom Shadow的執念已經沒辦法用brother這樣簡單的稱呼就得到滿足。








 




    能變成這種關係真是不容易,Snake Eyes盯著熟睡中的人暗想。然後盡量輕巧的靠了上去,用鼻尖蹭了蹭對方柔軟的黑髮,惹來了一聲被打擾的咕噥。




    或許他的brother孤獨的度過了千百個夜晚,但是今後更多的日子裡他會一直待在他身邊,此刻不信教的他難得的感謝所謂的神,讓他可以把他留在身邊。






    謝謝祢沒有在冰冷的北太平洋帶走他。




    謝謝祢讓他留了下來。








    謝謝你願意留下來。


    My dear brother.









评论(4)
热度(60)
  1. 兔吉荒原列車►eri 转载了此文字
    治愈!(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