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G►科學組►Catch You

CP:MCU科學組無差







Tony知道總是會碰上這麼一天的。

從他把原先預定要去機場的人硬是想方設法挽留了下來之後,他就明白遲早會撞上關於大個兒的這個問題。

此刻盈滿河豚毒液的試管被在他這三個月以來的科研夥伴拿在手裡,彷如凡常的上吊者會有的頸上繩圈——他覺得對方隨時會把凳子一踢就把自己懸掛起來、留下騰空的屍體在空中搖晃⋯⋯即使他知道神經毒素造成的死亡意象並不會如此觸目驚心。而且,更大的可能性是,這根本不會讓他真的死去——他了解對方也清楚意識著這點,甚至他們都不願卻不得不承認後者佔著的機率遠比前者高。
但他還是不想讓對方自己印證一次。無關乎死亡實現的微小機率,他就是⋯⋯就是覺得不能讓對方再執行哪怕半次的自殺行為。於是他下意識地走近——

「你沒有理由阻止我。」

然後聽見對方執拗地說道。這讓他差點失笑出聲。

「哇噢、我唯一能正常溝通的夥伴可能就要死了,你卻說我沒⋯⋯」

「——這個世界不需要Hulk。」

Bruce斂眉低聲接著道,夢囈般地喃喃自語,但句末在寂靜的房間內迴盪著,宛若尖冷刀刃在他們之間劃開一道斑駁的瘡口,無聲息割裂著這空間。

Tony張了張口,還沒來得及再吐出半句話,他面前頹然地靠墻而立的男人已抬手阻止他發聲。

「別否定我,Tony。別⋯⋯」別騙我。

那隻抬在空中的手微微顫抖,像是踩在凳上套著繩索的自殺者們,搖搖欲墜。但另一隻手卻陡然出現,握住了它。接著Bruce感覺到手背也被溫暖包覆了起來——Tony的雙手接(catch)到了他。堅實、穩固,和他平日裡輕佻狂傲的形象截然相反。

「⋯⋯我不會,」富豪科學家輕聲說著,道出的承諾卻穩實而讓人無從質疑。「我不會騙你,你知道的。」他直視著鬈髮男人的雙眼,彷彿能看見這軀殼裡蘊藏著的兩瓣撕裂的靈魂,一字一句不容分毫抗辯。
而從靈魂之窗裡,投射出的是一道完整的視線。他——他們,他與他,此刻都在聆聽著自己。Tony心想在這樣的視線下誰都無法多做什麼詭辯式的謬論,好在自己本就不打算做任何欺瞞。

「我只會告訴你事實,那些我知道的一切——」Tony接著說,並空出一手把試管從對方手裡摸了過來,輕放在身後冰冷的實驗桌上。「然後用全部的已知來說服你。」

「——我不需要謊言,你也不需要。」

「——我們不用靠那些。」

「——我需要你,這就是理由。」

「——別殺了你自己,Bruce。」

「你為什麼要穿上戰甲,Tony?」

「什麼?」Bruce沒由來的突然一問,讓思緒向來轉得飛快的Tony也反應不過來。

「你為什麼要穿上戰甲?」又緩聲重複了一次,並在看見對方眼中的困惑後Bruce扯了扯嘴角,直接接了下去。「我會殺了其他人⋯⋯那些之所以讓你穿上戰甲、為之奮戰的一切——我會毀了它們。」本以背靠墻支著身體的人終是滑坐在地,顫了顫眼皮,啞聲說。「難道你要說我不會嗎?」

曾經的事實不容置疑,Hulk之前幾次的出現的確造成了不小的災難。

「⋯⋯不,但是,當你失控時我會阻止你,就像當我失速墜落時你曾接住我那般。」Tony跟著蹲跪了下來,平視著他,「我也會接(catch)到你的。」

穿越蟲洞的那回經驗是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真正的孤立無援——在異空間中墜落、獨自一人、隨著不可控地沉入深處的意識和下墜的失重感,他知道自己將會墜入死亡。孤寂、黑暗、恐懼⋯⋯一切的一切將不再具有任何意義——但在最末的朦朧之中,他卻感知到自己被什麼外力停了下來,他不再無限地墜入漆黑的虛無中、不再被死亡拖入深淵。而清醒過來後他當然就明白了,是Hulk——Bruce,接住了他。

他知道能從無法抗拒的失控中被停下是什麼感覺。他也知道打定主意接受死亡是什麼感覺。前者令人欣然得想流淚,後者卻糟得讓他連回想都不願意。而眼前這個男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地重複著,他光想到這就不寒而慄。
在對方難以形容、卻令他一生不忘的目光之中,他吞嚥下哽在喉間的苦澀情緒,再一次開口。

「不論什麼時候、什麼地方——」Tony鏗鏘有力的字句一記記敲擊在Bruce的耳膜上,但後者所感覺到的遠不止如此——他的心口、五臟六腑、甚至是靈魂,此時此刻也都在為之震顫,「——我都會接住你的。」

不知何時Tony的雙手已攀上他的背,正緊緊擁著他,而Bruce感到自己溫熱的淚液正不受控制地滑下頰面,落在對方肩頭。

至少在誓言破滅之前,他知道自己再也沒法安然地尋求死亡。





-fin-

如果我說我覺得這篇偏友情向,有人會相信嗎(。)

順便推首歌,我一聽就忍不住套入科學組,感動得簡直要哭。
Ashes Remain - Right Here

评论(5)
热度(35)